信息网_www.520link.cc

信息网 > 北京信息 > 正文

书摘|饥饿的一战:面包篮空了,人们还能吃什么?

网络整理 2019-05-15 15:57

本文节选自《一战简史:1914-1918,帝国的崩溃及世界格局的重构》,作者:[英]加里·谢菲尔德,译者:李文英,出版社:化学工业出版社

书摘|饥饿的一战:面包篮空了,人们还能吃什么?


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,所有参战国要考虑的核心问题是让军队和百姓吃饱饭。在俄国,出现了食物危机,是多个原因合力导致的:无能的政府政策、肥沃的土地被敌人占领、运输系统混乱、投机商人作祟、农民在市场上卖得少等。政府没能确保百姓有饭吃,破坏了赢取战争的努力,也导致了沙皇政权的倒台。

奥匈帝国也面临着严重的食物短缺,其国土上的粮食产量严重下降:1914年产量为920万吨,到1917年产量减少了300万吨,1918年更是减少到530万吨。匈牙利削减了送往奥地利的粮食数量,而宁愿卖给德国,同时斯拉夫人居住的地区问题太多,加之协约国海军的封锁,造成奥匈帝国很多人度日维艰。一位老人孩提时代在维也纳度过,正好赶上第一次世界大战,他回忆道:

我们家有7口人,母亲加上6个孩子,一天只分到半块玉米面面包……我们派了一个人把面包取回来,放在了母亲的围裙里—因为面包摔碎了。我们每个人分到几块面包渣。我们常常挨饿,非常饿。

1915年,面包和面粉定额制开始实施。在重工业领域的一个工人的定额卡,只能让他每天得到1297.2卡路里热量的食物,但是这个工人每天要消耗至少3900卡路里的热量。挤压工人的生活标准导致了抗议,1916年奥地利发生的工人罢工中,有41%是为了食物。1917年,这一比例上升到70.2%。

书摘|饥饿的一战:面包篮空了,人们还能吃什么?


很多家庭开始养羊,以便有奶喝。1918年6月,“战时厨房运动”开始,这些厨房提供低价食品,维也纳的一个厨房负责10万人吃饭。

德国也有类似的问题,有一份1915年10月的警察报告这样写道:

如果不久再次发生大规模的奶油暴乱,那么人们应该感到毫不奇怪……百姓中间弥漫着一种很糟糕的情绪……(这种情绪)日复一日在增长。常常听到人们这样说:战争不一定取决于战场,而是在于德国的经济失败。

战争后期,事情变得更加糟糕。在1916~1917年的“萝卜之冬”,德国平民的食谱只剩下黑面包、不见油腥的香肠、土豆(每人每周3磅)和“普鲁士菠萝”—也就是萝卜。

假食品和掺假的食物越来越多。1917年3月,一位妇女开玩笑说,她不在意香肠是用老鼠做的,“但特别怕是用假老鼠做的!”

德国工人们因纯粹的饥饿而产生的绝望,可以从一个目击者叙述的街头瘦弱老马倒地死亡(可能是过度劳累)的故事中一见端倪:刹那间,女人们拿着菜刀疯狂地跑出公寓楼,就好像她们一直在埋伏等待着,冲到老马的尸体旁。这些女人尖叫着,你争我抢,要弄到最好的马肉,热乎乎的血喷到她们的脸上。

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,马肉已经不受人们欢迎了。阶层和收入,决定人们可以吃什么。家境好点的人家到黑市上买吃的。德国弗莱堡市的公共卫生处长在1916年底这样写道:“肉几乎吃不到”,鸡蛋更难得到,“但是,这两种东西都非常昂贵,即使有足够的供应,穷人甚至中产家庭都负担不起。”

农夫以及他们的家庭,很显然能吃得好点。在依靠从远方调运食物的大城市里,吃得就不如有自给农场的小镇好。

德国的食物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协约国封锁造成的。战争之前,德国大概四分之一的食物靠进口,另外德国牲畜饲料也大部分是从美洲进口的,俄国和智利的硝酸盐是德国大量使用的化肥。协约国的封锁,很快让德国的农业产量下降25%。多个因素加大了食物危机的惨烈程度,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当属官僚管理不善。“普鲁士围剿法”把食物控制权交给了军队,而军队有24个管粮食的相关部门,导致供应和分配上的混乱与低效。

书摘|饥饿的一战:面包篮空了,人们还能吃什么?


一些公司—战争初期做粮食生意,后来做40种不同的食品生意,企图控制食物供应。没有权力的“战时食物办公室”的成立也未能解决乱局。定额供应“不能明辨财富上的不平等……也不考虑个体差异”。

Tags:法国(32)俄国(1)英国(39)德国(30)崛起(28)开放(76)芙蓉(4)增长极(3)岳阳(59)朝晖(7)国里(1)

转载请标注:信息网——书摘|饥饿的一战:面包篮空了,人们还能吃什么?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