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网_www.520link.cc

信息网 > 湖南信息 > 正文

《幸福街》: 为“卑微的人、大写的历史”

网络整理 2019-03-13 20:32

    《幸福街》是何顿长篇小说新著。何顿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地域性的现实主义写作。他的每一部作品,都是为“卑微的人、大写的历史和血性的土地”立传,都是“他的思想、精神朝向大地、朝向历史的一次次映射”。《幸福街》从构思、写作、几易其稿,经历了长达十多年的酝酿创作,于2018年底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,受到广泛关注。小说讲述了从上世纪50年代到改革开放至今近70年的岁月中,生活在幸福街的两代人的遭际和情感故事,通过底层百姓的命运遭遇,广阔而深刻、真实而生动地反映了当代中国的社会变迁。

    3月1日,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、湖南省作家协会、湖南文艺出版社等单位举办的长篇小说《幸福街》研讨会在北京召开,胡平、白烨、贺绍俊、施战军、王山、李建军、王干等20多位评论家、作家、出版家在北京相聚,围绕何顿写作及其新作《幸福街》展开讨论,认为何顿的写作态度和悲悯情怀让《幸福街》呈现出了“一部优秀现实主义经典作品”的气象。特摘发相关论说以飨读者。

    何顿:想写我们这一代人的故事

    想写《幸福街》,我动了十几年的心。

    我这辈子接触的基本上都是普通人。上个世纪90年代,除了了解自己的同学,我曾在靖港镇住了两次,有个旅社小老板是我的同龄人,给我提供了好多故事,对我影响很大。那些年写了很多小说,全部写镇上的生活,与城里同学的故事糅合在一起。我曾经的写法躲懒,把大学同学都得罪了。比如,用这个人的姓,甚至小名都不改了,这个人一看就气得要死:“把我写成这样。”有十多年大学同学都不跟我来往,生怕我写,一二十年后才原谅我,觉得我还算好,比较诚实。我也给他们做过检讨了。

    我40岁后有个想法:我们这代人要好好总结一下。2015年,我得了一场大病,在医院的一个黑板上,写着我的真名:何斌,直肠癌。我天天望着,不知道活得多久。我生病的时候躺在医院,对自己这代人做个总结。我回想我的青少年时代,突然记得我记得的“林阿亚”,一个妹子,我曾画过她,夏天,她穿着短袖的确良,当年我追过她,她不喜欢我,没办法。人生病的时候,除了老婆照顾我,我脑袋里就出现了这样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手术后,我从生死迷茫的状态中醒过来的第五天,我就跟老婆说我可以写作了,把笔记本电脑放在折叠小桌上面写,医生走进来说:“何作家你是来养病的,怎么还写作呢。你要休息。”我说我写几个字会舒服一些。在那个时候,写作真的是我的一种精神支柱,一个信念。写一行字两行字就好像是吊着我一口气。要是没写,我就感觉今天好像没干事一样,心里不踏实。这本小说是在那种状态下写过来的。

    从死神手中抢救出来的作家可能有一些新东西。我是一个有个性的人,说句老实话,如果我没做那个大手术,没从生死之间过来,按我的性格可能是不会接受别人的意见改稿的。但是我后来听了评论家对我初稿和修改稿的几次意见,基本上接受了,吸收消化了,就成了今天的《幸福街》。写《幸福街》这部书,就是想写我们这一代人的故事,对自己这代人做个总结。我觉得我是一个时代的记录者、书记官,我甚至想,即使百年后,我自己死了之后,那个年代的读者手里捧着一本《幸福街》,就知道当年湖南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好作家的品质和素养,泛映出人性的光泽

    施战军(《人民文学》主编)

    这部小说写的是上世纪50年代后期出生的这一代人的生活史、生命史,承载着历史和时代的一些大事、小情、生死爱恨,是一部用力也用情的作品。我相信作者在写作、修改过程内心是非常不平静的,感觉是对自己的人生做一个交代,也对这一代人做一个交代。它是一个群像,是活动的群雕,每个人都面孔清晰,血肉丰满。作者对人物下了大功夫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取向,性格命运都给我们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。能把这个群像、群雕一刀刀刻得那么清晰,人物各自的成长过程,相互之间的关系、去向等时刻牵动着读者,牵动着人心。人物塑造非常成功,这是一个作家非常大的本事,是好作家的一种品质和素养。小说每一个店铺、每一个人家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风俗性的描写特别自然,就是生活的一部分,人文气息非常足。各种花木与人物的心境、历史的情境融为一体,写得非常自然,展现了一个作家的本事。

    这部小说隐隐展现一种类似于像警察式的眼光,检视着每个人的举动、言行,从小到大,还有他观察的对象、心疼的对象等等,使得这部小说有一种很贯通的文气,贯穿着人物从小到大,如影随形于历史的演进,所以这个故事不沉闷,不枯燥,也不散漫。在生活流之上,它有一种结构的、甚至是某种传奇性、戏剧性的选择,更是价值的选择。90年代何顿的创作特点是价值放弃,完全生活流式的写法,这也是当时的写作风尚。这次何顿真是作出了非常鲜明的选择,是体察,然后达到体恤,每个人物的难处都写到了,包括最混的张小山。带着体恤性的价值选择,它超越了以往的创作。这部小说让价值选择显影,找到了情境和人的平衡,而且把人放在了前面,这正是转型的标志。

Tags:《幸福街》:(1)周(16)周口旅游(1)zhoukou(1)周口旅游介绍(1)

转载请标注:信息网——《幸福街》: 为“卑微的人、大写的历史”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